国际组织中的中国首席们

新闻资讯 免费赚钱中心 次浏览 已收录

  原标题:国际组织中的中国首席们

  不简单。

  金砖银行迎来第一任首席经济学家。他是位中国人——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

  “金砖银行”全称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是首个由金砖国家(金砖五国: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共同出资创办的国际开发金融机构。

  创建这家银行的目的是,为金砖国家及其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可持续发展项目动员资源,并作为现有全球和区域金融机构的补充。

  李稻葵,清华大学中国经济实践与思想学术中心的世界经济中心(CCWE)主任,在国内外大型经济论坛上,常见他的身影。他还组织了金砖国家经济智库年度研究会议。

  新官上任,李稻葵将负责从全球角度对金砖银行成员国的经济、金融、基础设施和发展进行研究和分析。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直言不讳的李稻葵

  作为经济学家的李稻葵,肩负多重身份。

  包括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十一届委员会委员等。

  1985年从清华大学毕业生后,李稻葵前往哈佛大学深造,随后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

  他长期关注经济改革与发展的研究,致力于从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中提炼相关的现代经济学理论。发展经济学、公司金融、国际经济学、中国经济,他都颇有研究。

  李稻葵还长期关注公共政策,重视社会公平问题研究。

  他给公众的印象是,敢于谏言。在个税修正案征集公众意见时,李稻葵对其进行了“炮轰”。“个税设计简陋,累进率高达北欧水平,没有社会基础。”

  世行首席也曾是中国人

  在国际经济类组织机构中,中国首席并不鲜见。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曾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的经济学家大多有国外求学背景。

  林毅夫1986年获得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荣膺英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原名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获得法国奥佛涅大学、美国福特汉姆大学、英国诺丁汉大学、香港城市大学、英国伦敦经济学院和香港科技大学荣誉博士学位。

  在担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期间,林毅夫做了两件事。

  一是应对全球突如其来的经济危机,判断其性质、原因、走向,为世界银行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政策制定提供参考、依据。

  二是提出新结构经济学,为发展经济学界的研究和发展中国家以及国际发展机构的政策制定指出了新的方向。

  2012年,林毅夫在世界银行的任期届满,返回北京大学,继续教学研究工作。

  现在,除了北大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一职,林毅夫还是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南南合作发展学院院长,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

  林毅夫的一些观点,至今仍适用。

  林毅夫主张市场取向的改革。他认为,只有实行市场经济,理顺市场价格体系,形成比较充分的市场竞争环境和信息指标体系,才能为国有企业改革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卸除国有企业背负的政策负担,培育国有企业自生能力,是国有企业改革成功的关键。

  林毅夫反对私有化才是国企改革唯一出路的主张。他认为,如果国有企业不具备自生能力,即使私有化也无法实现改革成功。改革和发展中的许多问题都根源于国有企业缺乏自生能力。

  中国首席在达沃斯

  要论在国际经济机构任职较早的,要属胡祖六了。

  1996年,胡祖六出任达沃斯论坛首席经济学家。

  与前两位相同,胡祖六也有海外深造经历。清华大学工学硕士,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研究“宏观经济学、公共财政、国际贸易与金融理论”等。

  胡祖六还曾担任哈佛国际关系中心研究员,世界银行顾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高级经济学家,美国高盛投资银行经济研究执行董事。

  丰富的工作经历,让胡祖六有了更大胆识。

  2010年,胡祖六创建春华基金。不同于幕僚型的经济学家,他长期活跃在全球金融市场,他曾说:“经济学就是入世的。”

  胡祖六所倡导的经济变革方向,与中国改革方向契合。

  2003年,胡祖六提出,不应把实行浮动汇率制和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下开放两个问题混为一谈,人民币汇率放开,依然可以对资本项目实行必要的管制。

  2004年底,胡祖六表示,汇率制度改革条件已经成熟。2005年7月21日,中国人民币汇率改革启动。

  胡祖六在各种场合呼吁,国内相关机构应消除外资进入金融业的“非理性恐惧感”,依据是,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一个国家的银行不良资产率与该国金融开放度呈显著的负相关关系。

  此外,胡祖六多年来一直主张资本账户开放。

  他认为,资本账户开放可以消除很多经济上的不平衡,并且不会造成金融危机。金融危机和开放无关,只和政府的不当政策有关。“从实际角度看,资本账户开放对金融机构、企业以及中国普通百姓分散资产多元化配置、分散风险、提高预期回报都有好处,对维持社会稳定也是有利的。”

责任编辑:张义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