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求贤村:新机场“加持”下村民有了新盼头

新闻资讯 免费赚钱中心 次浏览 已收录
原标题:“南极”求贤村:新机场“加持”下村民有了新盼头

  新机场的建成让大家都感到机遇的来临,村民都渴望进一步改变自己的生活

  新京报讯(记者 杨亦静)从北京市区出发,向南60公里,就到了位于大兴区榆垡镇的求贤村,这里是北京最南端的村落。求贤村名字儒雅,村里也确实注重文化建设,村中有几支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艺术团体远近闻名,还有专门介绍乡史的乡情展室,整个榆垡镇最大的礼堂也在这儿。目前,求贤村这个最美乡村,还有了北京新机场的加持,不少村民在新机场找到了工作,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因此回到了乡村。

  北京“南极”求贤村。新京报记者 杨亦静 摄

“求贤”上千年的最美乡村

  在大家的印象中,村落的名字往往与所处的位置、种植的农作物或者常住者的名字有关,但大兴最南端的榆垡镇,却有一个名为“求贤”的村,让人不禁想到求贤若渴的典故,这个村子不仅名字文雅,还在2011年被评为“北京最美乡村”。

  求贤村乡情展室。新京报记者 杨亦静 摄

  在求贤村的乡情展室,新京报乡村频道记者了解到村落名称的来源。相传求贤村在辽代以前就已存在,但当时还没有具体的名称,当地人称之为丘岗。这里紧邻永定河,聚居在这里的人们对永定河的水势很了解,随时要提防河水泛滥,所以就选择了一处地势较高的丘岗来居住生活。

  那时候,人们在天灾面前束手无策,往往采用祈祷拜神的方式,于是就在村里修建了祠堂,供奉圣贤,为的是求一方平安,一代代向圣贤求平安的习惯流传下来,于是村里也有了这样一个有文化的名字——求贤村。

  漫步求贤村,最大的感觉是干净和清静,村里的路修得很平整,街道两旁的宣传栏里是三字经和古诗,村子充满文化气息。

  据求贤村妇联主席张文芹介绍,求贤村村庄占地面积约1000亩,共有村民900户,2000口人。这个京南小村自2007年开始进行新农村建设,对村路进行硬化,并着手美化街道,还为村民盖了一座可以容纳800人的剧场。从那时候开始,村民过上了走路每晚有夜灯、洗澡天天有热水、村路道路平坦的日子。

乡风民风编成文艺节目

  “邻里之间讲文明,互帮互助互照应”“新农村、新形象,大兴一天一个样”“航空新城在发展,美好景色在眼前”……张文芹有一个特长,就是创作快板词,她爱把村里希望弘扬的乡风和民风都写成小段子,邀请乡亲们在文艺表演中展现。

  目前,求贤村的文化队伍共有三支,包括吵子会、艺术团和广场舞队,这些文化队伍都很活跃,经常到各区、镇、村参加各种文化活动。

  乡亲们进行文艺表演。受访者供图

  榆垡镇的吵子会很有名,各个村都有吵子会,镇里的“武吵子”还是全国的非遗项目,里面有很多惊险的武术动作。所谓吵子会,就是一种击钹而舞的集体舞蹈,舞蹈中使用大钹、唢呐、鼓、小镲等打击乐器配乐,舞蹈动作主要来源于传统武术和大秧歌。目前,求贤村的吵子会主要表演文吵子,成员有100多人。吵

  子不是一个简单的技艺,需要先学习背下曲牌表,再空手模拟练习打击乐器,最后整合跳一个完整的“吵子”。

  张文芹表示,通过文艺表演,村民们不仅能享受文化大餐、学习当下的方针政策,还有利于促进邻里和谐。比如,有村民之间有矛盾,通过参加艺术团和舞蹈的表演,大伙儿没事凑一起,又锻炼身体,还沟通感情,最终都变得其乐融融,矛盾自然消解了。

  张文芹说,求贤村离河北固安县仅有2公里,村民之间往来密切,“不少固安人嫁到求贤村作媳妇儿,逢年过节有活动,两边的人都经常一起看。”

新机场建成给村子带来机遇

  求贤村的主要产业是农业,有不少设施大棚种植蔬菜,地里也有不少果树。张文芹介绍说,求贤村的土地质量不错,村民在过去种植大田作物,主要是小麦、玉米等,收成尚可。自上世纪70年代后,村里引入了大棚蔬菜和水果种植,做起了设施农业,主要有西红柿、黄瓜、芹菜和西瓜等作物。

  求贤村的农田。新京报记者 杨亦静 摄

  随着城市化的发展,求贤村从事农业的人口逐渐减少,不少人开始到附近打工,包括到榆垡镇上从事物业、保洁、环卫等工作。

  大兴新机场于上月底正式竣工,新机场在求贤村东侧,直线距离10公里,也为求贤村的村民提供了更多机会。张文芹表示,在新机场建设过程中,村里流转了不少土地用于新机场的配套搬迁房,通过土地流转,村民每亩地每年可以收到一千多元。更关键的是,新机场让村民有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新增的工作机会也吸引着更多年轻人回村。榆垡镇到新机场工作的村民,主要从事安保、司机、保洁等服务工作,新工作比大部分村民外出打工的工资高一些,福利待遇相对较好,最主要是图一个离家近和岗位稳定。

  张文芹说,新机场的建设让大家都觉得有机遇,村民都渴望进一步改变自己的生活。她表示,希望未来村庄的人居环境进一步改善,村里的农业能向规范化和高端化发展,“之后要把村里的土地整合起来,做高端农业、科技农业,让我们村里喜爱农业的村民都成为新型的、学习型的农民,让求贤村成为更高大上的新农村。”

  新京报记者 杨亦静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柳宝庆